正文

山東港口青島港“連鋼創新團隊”的攻關之路

2020-12-29 10:06 來源:青島日報/青島觀/青報網
分享到:

青島日報2020年5月12日1版

世界紀錄:“在自己的手中”誕生

——山東港口青島港“連鋼創新團隊”的攻關之路

青報全媒體記者 周曉峯 梁辰 辛梅 於泓

對於見慣風浪的“老碼頭”們來説,那些“歷史性一刻”,往往發生在平常的日子裏。

2020年4月15日清晨5時30分,“德翔·佛森堡”輪緩緩靠泊到青島港自動化碼頭105泊位,岸邊3台橋吊嫺熟地將船上的集裝箱依次吊起,置於整裝待發的自動導引車(AGV)上……

當933個集裝箱全部裝卸完畢,“德翔·佛森堡”輪船長簽證確認:青島港自動化碼頭在本航次作業中橋吊單機平均裝卸效率為44.6自然箱/小時——一個自動化碼頭裝卸效率世界紀錄就這樣誕生。

這一刻,作為有着37年經驗的“老碼頭”、青島港自動化碼頭帶頭人,張連鋼仍在習慣性地把弄着手裏那台老式卡西歐計算器,並在心裏精打細算着下一個紀錄達成的可能性。

山東港口青島港自動化碼頭“連鋼創新團隊”,右起第五為張連鋼。(本報資料照片)

實際上,張連鋼和他的“連鋼創新團隊”一直在做着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事:在一片荒灘上,他帶領着一羣平均年齡30歲出頭的年輕人,用了3年半的時間,建成了一座西方專家口中“十年都別想獨立完成”的自動化碼頭;又在隨後的3年半時間裏,破解了十幾項世界性技術難題,創造出單機最高作業效率超全球同類碼頭50%以上的紀錄……

7年光陰,他們走過了一段充滿荊棘的自主創新之路,在無經驗、無資料、無外援的“三無”境地中,推開了中國智造自動化碼頭走向世界的“藍色大門”。

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,“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、買不來、討不來的。只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,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、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。”張連鋼和他的“連鋼創新團隊”以強烈的信心、決心和巨大毅力,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總書記的這一要求,讓自動化碼頭裝卸效率世界紀錄“在自己的手中”誕生。

組建本土攻堅團隊,劍指中國自動化碼頭

2013年,隨着全球航運經濟的新一輪洗牌,作為中國第二大外貿港,青島港決定將破局的關鍵放在建設全自動化碼頭上。

在當時,中國的自動化碼頭卻無路可循。但當被集團任命為全自動化碼頭項目組組長時,張連鋼沒有絲毫猶豫。他唯一的顧慮,是妻子的態度。2011年,他在上海胸科醫院做了肺葉切除手術,這種病5年以上的存活率只有30%,在妻子悉心照料下,張連鋼逃離了“鬼門關”,但也收到了醫生的警告——“不準從事過於繁重的體力和腦力勞動。”

在接到任務的一個月後,張連鋼才向妻子攤牌:“你知道的,搞自動化碼頭一直是我的夢想;如果搞成了,比吃什麼藥都更有效。”妻子最終妥協了,她明白“夢想”這個詞從丈夫口裏説出,有多大分量。

組建團隊是張連鋼面對的首要任務。他在青島港各處張貼“招賢榜”。3天后,首批8名成員即刻到崗,跟着張連鋼鑽進了老港區南岸一個臨時借用的小辦公樓,開始了他們的“祕密計劃”。

張連鋼帶領設計團隊迅速投入到自動化碼頭的平面佈局、工藝流程、設備規格參數、智能控制系統等研究中。從一無所有到最終設計完成,10個多月時間,形成了幾十萬字的分析報告和3000多份技術討論會議記錄。

為何團員們能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,保持如此的篤定?團隊IT組李永翠説,“因為帶頭人比我們這些年輕人還要拼。”當時這個團隊平均年齡30歲出頭,但重病初愈的張連鋼往往是最先一個來,最後一個走,這種執着與敬業感染了團隊的每一個人。

在山東港口青島港自動化碼頭,AGV導引車正在運行中。傅學軍 攝

團員也逐漸成長為能夠擔當重任的多面手——青島港自動化碼頭常務副總經理楊傑敏放棄唯一的國外供貨商,在上海長興島閉關3個多月,與振華重工聯手研發出ECS軟件系統,讓自動化碼頭擁有了“中國大腦”;AGV組王偉帶領攻堅小組開發鈦鋰電池替代國外主流的鉛酸電池,設計製造出世界首台不換電池的AGV……

打破歐美技術封鎖,研發中國的“碼頭大腦”

1993年,世界第一個自動化碼頭在荷蘭鹿特丹港誕生,在往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,歐美把持着自動化碼頭建設運營的話語權。

在組建團隊之初,張連鋼就帶領團隊到荷蘭、英國、德國、比利時等國家取經,卻深刻感受到無處不在的技術壁壘:每到一處,對方態度倒是熱情,但往往只是把他們拉到碼頭岸沿兒上走一圈“馬燈”,不讓下車、不讓拍照,問到關鍵問題更是避而不談。

考察回來,張連鋼向團隊提出一個要求,先不要考慮國外方案,我們自己去想怎麼實現。“核心技術是花錢買不來、市場換不到的,必須自主創新。”

雖然張連鋼鉚足了勁想自主研發配套設備,但外方股東第一個不同意,其中的邏輯很簡單:如果按照“成熟”的國外方案,至少能保證碼頭建起來,讓毫無經驗的青島港自己研發,則可能讓幾十億元的投資打了水漂。

為了説服外方股東,張連鋼帶領團隊進行了10個月的調研論證,第一個否決的,就是自動化碼頭核心之一的“瑞典大腦”。瑞典的ABB是當時全球最著名的橋吊電控系統供應商,幾乎壟斷了全世界的自動化橋吊電控系統。

面對ABB工期不承諾、價格不商量、系統不開放的苛刻條件,張連鋼提出瞭解決方案——與上海振華港機重工聯手開發橋吊電控系統。經過“中國組合”近一年的攻關,橋吊自動化控制系統軟件上線運行測試,各項關鍵技術指標達到了ABB系統的水平。

2017年5月11日,隨着“中遠法國”輪汽笛的一聲長鳴,山東港口青島港全自動化集裝箱碼頭以“開港便創下自動化碼頭世界紀錄”的方式開門迎賓。“連鋼創新團隊”用了3年半的時間,建成了一箇中國人自己掌握核心技術的自動化碼頭。

在橋吊電氣房裏,張連鋼指着一組組電控櫃,向外方參觀者自豪地介紹,“這裏面裝着的是中國人研發的‘碼頭大腦’”。

斬獲全球最佳效率獎,為世界貢獻“中國方案”

兩年前,在英國倫敦召開的全球自動化碼頭峯會上,青島港全自動化碼頭斬獲了“最佳效率獎”,頒獎詞這樣寫道:青島港自動化碼頭是世界上建設週期最短、運行效率最高、生產增量最快的自動化碼頭,而且沒有之一。

獲獎當天,有同事半開玩笑地問張連鋼,“當初夢想實現了沒有?”張連鋼卻非常認真地想了想,“沒有,這才剛剛開始。”

去年11月28日,全自動化碼頭二期投產運營,氫動力自動化軌道吊、5G+自動化等6項全球首創技術轟動世界。彼時,氫能在工業領域只應用在集卡車,5G更未開始大規模商用。

又一次,很多人表示了不理解:現有技術已經讓外國客户心服口服,為什麼還要冒巨大風險開發新技術?“我們希望始終保持自動化碼頭領域的領先地位。”張連鋼解釋説,5G之前使用的是光纖有線傳輸,線路固定不變,改進調整的靈活性較低;而氫能是真正綠色環保的能源,對優化能源結構具有示範效應。

不管是一次次面對別人的不理解,還是一次次打破自動化碼頭運行效率的世界紀錄,張連鋼總是團隊中表現最淡定的那個。

但他的內心深處,也有很不淡定的地方。那是30多年前,他還是一名電氣技術員,有一次橋吊需要進行電控系統的綜合調試,當時國內沒有人能調,只好去請外國工程師。那人在碼頭上幹了12天,拿走的報酬相當於30多個一線碼頭工人一年的工資,張連鋼及工友試圖詢問技術問題時,那名工程師並沒有説話,只是把記錄調試參數的小本子裝進了上衣口袋。

從那時起,張連鋼就希望有一天,自己也能從上衣口袋裏掏出小本本,在那人眼前晃晃,“瞧,這是我們的中國方案。”

和從前一樣,現在張連鋼會經常站在前灣港區一個叫陡山的小山坡上,俯視着這條無人的岸線:在一期、二期的不遠處,全自動化碼頭三期正在土建,一個“低成本、短週期、全智能、高效率、更安全、零排放”的黑科技碼頭將再度升級。

30多年過去了,當初的夢想始終澎湃如新。

青島日報評論

從“振超”到“連鋼”

青島日報評論員

又一次,山東港口青島港用工人團隊、自主創新的方式,變不可能為可能,創造出了令世界驚歎的成績。

10多年前,許振超用敢爭世界第一的豪氣,帶領“振超團隊”創造出傳統碼頭作業的世界紀錄;如今,在張連鋼的帶領下,“連鋼創新團隊”僅用3年多時間就走完了國外30年自動化碼頭建設發展歷程,創造了世界自動化碼頭髮展史上的“中國速度”,並不斷刷新着自動化碼頭建設發展的新可能。

從“振超團隊”到“連鋼創新團隊”,碼頭作業場景變了,科技含量更高了,但“幹就幹一流,爭就爭第一”的精神內涵始終如一。

“自動化碼頭”,是全球碼頭的技術巔峯。但由一線碼頭工人組成的“連鋼創新團隊”,卻沒有裹足不前。這支由橋吊工人、設備技術員、船舶計劃員或者工程基建員組成的團隊,從設計之初就目標明確:創新應該是源頭創新,不是拿來主義,必須把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。因為在這樣的前沿領域,沒有誰會開放核心技術,而核心技術不突破,即使自動化碼頭建成了,今後發展也只能步步受制於人。根據自身生產實際進行優化,提升作業效率更是空談。

於是我們看到,正是憑藉這股子精氣神,“連鋼創新團隊”勇闖“無人區”,用一個個解決方案佔據了世界自動化碼頭制高點。

和“振超團隊”一樣,“連鋼創新團隊”還有一個鮮明的特點,那就是他們的創新既瞄準“世界第一”,但同時又堅定地立足於自身實際。自動化碼頭建設運營,國外依賴的是專業諮詢公司和“四大技術聯盟”。大多使用的都是他們提供的通用“解決方案”。但來自生產一線,熟悉實際情況的“連鋼創新團隊”,一開始就從青島港實際需求出發。知識、技術上的短板可以通過學習補齊,但立足自身實際的差異化創新路徑,卻讓青島港的自動化碼頭走出了一條遠超國外同行的成長軌跡。不只是建設週期和成本大幅降低,讓高高在上的“貴族碼頭”走下雲端。更重要的是,這個在誕生之初就創造了裝卸世界效率的碼頭,正因為這條更適合自己的創新之路,可以一路迭代,不斷創造着新的世界紀錄,不斷升級新的解決方案。

當中國製造普遍到了需要在核心技術、關鍵領域進行突破的今天,這樣的創新路徑的選擇,也許對很多企業而言,不無借鑑的意義。

從“振超團隊”到“連鋼創新團隊”,青島港工人羣體這種接續奮鬥的攀登精神,是企業直面競爭、創造價值的底氣和財富。我們也期待,我們這座城市中,能湧現出更多這樣的“團隊”,自力更生、敢為人先、勇攀高峯,不斷用中國智造、中國方案,擔當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引領者。

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
相關新聞

高清看青島

© 四方集運查詢版權所有 四方集運查詢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註冊營銷服務郵箱